曼彤看向她,眼中的愤怒和恨意几乎隐藏不住。

  刚好一个手机消息提示音响起,苟栀瞪着一双无辜至极的眼,拿起手机看了看,挤出一个虚假的笑容,说得客套,可说的话却一点不客套。

  “对不起啊,我家柳柳吧,什么都好,就是粘人,你看我一会儿不理她,她就忍不住给我发消息催我回复了。唉,真是令人头疼。啊,你还不知道吧?柳柳就是季柳,不过你应该叫季总,做人还是放尊重一点比较好。”苟栀自己都觉得自己假惺惺。

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“你看这五月的天也说不上多暖和,你这么虚弱,”苟栀重点强调了“虚弱”二字,“我这第一天来,你就又是过敏,又是胃病,走个路都能平地摔,万一一不小心再得个感冒,说不准啊,转眼就得个脑癌晚期的,多不好啊,乖,有病就快去吃药吧。”

  说完,苟栀头一扭,像是生怕曼彤找到反驳的机会,迅速凑到了万导身前,换上了一张谄媚的脸,“万导,您找我呀?有事您说话,我一定做到尽善尽美!”

  许是苟栀态度转变太快,在场的除了曼彤,都是一副胃疼的表情。

  万导照例哼了一声,也不给苟栀好脸色,绷着一张脸,“你跟我过来说说你打算怎么演好下一场戏。其他人先休息十分钟。”

  这最后一句话是对别人说的。

  不管还有没有看八卦的心,在场人都装模作样地假作很忙地散了,就拿眼尾偷偷瞥着苟栀笑盈盈地跟在万导后面,屁.股后面似乎还有根大尾巴甩啊甩,甩成风火轮。

  女三捂胸做痛心疾首状,“完了完了,我失恋了。”

  旁边马上有人问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