差不多解决了矛盾, 一行人再次出发,不过这次大概是因为刚刚的乌龙事件,虽说是幻兽搞坏, 但终究是众人不经过思考就把恶意推西霜的事赖给了严听雪, 除了部分还对严听雪差点“杀人灭口”的事膈应的人, 有些心虚的众人对严听雪即使说不上言听计从, 至少面上尊敬了许多。

  严听雪也没有乘胜追击, 和苟栀时不时聊几句, 倒像是忘了刚刚的事。

  众人竟然比一开始要和谐了许多。

  只是西霜缓缓走在人群末尾的身影让苟栀忍不住在意。

  即使给了西霜疗伤的时间,也看着她吃了丹药,但她仍旧苍白着脸,抿着几乎没有血色的唇, 一副随时会晕倒的模样。倒是有些心善的人时不时询问她的状况,尤其是方才怒怼严听雪的, 那名“珍珍”的好友,几次过意不去想去扶她, 都被西霜沉着脸拒绝了。

  苟栀一边跟在严听雪身边, 一边拿眼睛余光瞟沉默跟在后面, 走路还有些飘的西霜,心中气道, 都已经这样了,还逞什么强啊!

  过了一会儿, 苟栀又想, 西霜伤这么重,该不会走着走着晕倒吧?她不是拜了师父了吗,二长老也太小气了,好歹给点治疗的药啊。这么想着, 她又开始对二长老产生了不满的情绪。

  系统听着苟栀时不时的抱怨,句句为西霜抱不平,不由觉得这个宿主心实在太大,还有空担心别人,有这时间,不如多担心担心自己。西霜心思深重,又不知为何一定盯着自家宿主,要不是自家宿主一直牢牢抱着严听雪的大腿,可能早就被西霜拖走吃掉了。

  唉,宿主憨批,系统叹气。

  【系统:宿主你可长点心吧,西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