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霜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苟栀看了一圈周围的人, 眉头一挑,嗤笑出声, 随即抬起头,趾高气昂的, “你是什么东西, 满嘴胡言乱语, 你是亲眼瞧见主子害她了?你倒是说说, 主子是怎么害她的?”

  那人倒也没有遮掩, 立刻说道:“方才我们几个抵御异兽, 西霜也是出了力的,原本也算得上是有条不紊。谁知眼看着异兽就要被打败了,结果西霜突然一个趔趄,撞了我们几个,站位变动,被异兽钻了空子, 险些叫我们几个都命丧黄泉,西霜更是受伤惨重。当时站在我们后面的只有她严听雪一人, 若不是她使坏,西霜怎么会忽然趔趄?还是说,你觉得是西霜故意捣乱, 甚至不惜生命?”

  这人说得言之凿凿, 若不是苟栀与严听雪相处已有一段时日,对她为人有所了解,恐怕也会觉得事实如她所说。

  但苟栀确实不相信西霜会故意弄伤自己。

  也许是苟栀沉默太久, 严听雪原本还算平缓的心渐渐急躁起来,又恨那人胡言乱语,更恨苟栀立场动摇,还未收入剑鞘的剑再次抬起,指着那人。

  “既然你发现了我的意图,不如我把你说的事落实了。若今日你们都死在这里,岂不是再也没人知道我的‘险恶用心’了?也好叫你九泉之下瞑目!邵永,动手!”

  邵永见事态愈加严重,顿时头大。

  对面几人已经纷纷持剑作防御状。

  此时仍旧瘫坐在地上的西霜看着这一幕,神情复杂,好似早有预料,又好似讥讽嘲弄。

  苟栀既不相信西霜恶意陷害,也不相信严听雪蓄意作恶,在疑惑西霜复杂神情的同时,她上前一步,问道: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