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冠霞帔, 锦被红妆。

  梳妆台前,飞鸾铜镜里倒映出的是苗珊珊的满心欢喜, 青葱素白的手指拈着石黛,细细描眉, 眼波里流转千丝缠绵情意。

  待画眉毕, 红唇轻启, 端起梳妆台上的琉璃盏, 轻斟浅酌, 直到一饮而尽, 如饮琼浆玉液。

  苟栀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,大概是生命之树也嗑cp,想邀请她一起嗑?

  门悠悠响转,从门外步入一人,死寂的目光与屋子里的喜红显得格格不入,是严听雪。

  苗珊珊仿佛没有听到严听雪进来的声音, 她满心满眼都是温柔,以及即将奔赴幸福的喜悦。

  严听雪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幻境, 撩起内室的门帘上的红纱,摩挲着,眼神暗了片刻, 随后讥讽道:“他都走了, 你这样装扮自己,想嫁给谁?”

  苗珊珊大概是对自己的妆容有些不满,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, 微微湿润的红唇娇艳欲滴,用巾帕擦拭了,把胭脂细细抹在唇上,这才略微满意。

  “自然是嫁给想嫁之人。”

  严听雪眉头微不可见地蹙了一下,眼神瞥向那还残留一些液体的琉璃盏,心头闪过一丝可能,快走几步拿起琉璃盏轻嗅。

  心中的猜测被证实,严听雪将琉璃盏缓缓放下。

  “你就不想……”

  “我想。”苗珊珊打断她,眼底翻涌着怨毒,“我当然想,我想看着那恶贼一夕之间被打入死境的模样,我想看他痛苦哀嚎又无能为力的模样,更想看到他将从前他对别人做的事原原本本受一遍的模样!”

  苗珊珊顿住许久,将身上绣着的彩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