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小秘境后几人就会被打散, 严听雪事先给了苟栀一根小红绳,系在手腕上, 红绳上有牵引术法,可以带着苟栀找到红绳术法对象。

  红绳只能绑定两人, 严听雪和受命保护她的邵永是互相绑定的, 苟栀的则是单方面指向严听雪。

  感觉自己是个第三者的苟栀一点不慌地打算“棒打鸳鸯”, 做个最亮的电灯泡。

  苟栀的落地点是一个充满雾气的地方, 周围白茫茫一片, 什么都看不清, 只能看到脚下的一汪清水,苟栀就踩在湖水上,凌空而立。

  水很清,苟栀能清晰地看到脚底下有各种稀奇模样的鱼游来游去,其中不乏体型有她几十倍大的,一张嘴, 满是错落的锋利牙齿,密密麻麻足有三层, 甩甩尾巴便暗流涌动。

  “那是牙兽,炼体的修士都扛不住它咬一口哦,被它咬出来的伤口除非用它的血涂抹, 否则不仅血止不住, 灵力也会迅速流失,一个筑基大圆满的修士也撑不住一刻钟的时间。”

  有人在一旁解说,苟栀侧过头, 发现是苗珊珊。

  苗珊珊身边一个男人长身玉立,一派光风霁月,水墨泼洒成的眉眼清浅恬淡,被苗珊珊挽着,见她看来,客气地点头示意。

  苟栀礼貌地回礼。

  苗珊珊见了,伸手挡住男人的眉眼,怒视苟栀,“看什么看,瑞哥哥是我的,你不能看!”

  被叫瑞哥哥的男人握住苗珊珊的手拿下,略显无奈地说道:“珊珊,我与你已有婚约,如何会再心仪其他女子,还是说你对我心有不满,认为我为人不正?”

  见他这样说,苗珊珊连忙否认,“不是的,我没有……”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