糕点被扔了, 两个人又都饿着,苟栀只能任劳任怨地下厨给严听雪和自己做了碗面出来, 然后很不把自己当外人地,不等严听雪招呼, 一屁股就坐在她对面。

  严听雪看着她, 眼睛不是眼睛, 鼻子不是鼻子的, 略带不满地说:“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。”

  苟栀停住筷子, 冥思苦想一番, 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不把自己当外人了,不好意思地起身,端着碗跑到了厨房,坐在灶头前的小板凳上,捞起一筷子面,吹吹热气, 塞进嘴里。

  接着她的屁股就被顶了一下。

  严听雪竟然也跟了进来,学着她的样子, 捧着面,拿膝盖顶她,叫她给自己腾个位置。

  苟栀默默挪了挪自己的屁股。

  下一刻, 小板凳的另一半就被严听雪占领了。

  苟栀:“……”

  所以她俩这是干啥, 放着桌子不用,两个人跑来蹭同一个小板凳,可怜巴巴地捧着碗嗦面。

  严听雪侧对着她, 埋头吃面,面上泛着红潮,看着有些羞赧,苟栀决定这次大发慈悲地不戳穿她了。

  万一金大腿恼羞成怒了,倒霉的还是她。

  嗯,反正她绝对不承认是因为严听雪耳朵红的样子还挺可爱的。

  可爱的女孩子白给种.马男主也太可惜了叭。

  “主子喜欢什么样的人呢?”苟栀问道。

  因为是早膳,苟栀下的面不多,严听雪已经吃完了,正捞着几根碎面,听见她的话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“主子喜欢什么样的人?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