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口处是一层水幕, 薄薄的纹路隐约显现,显然是有人在洞口设了阵法, 屏蔽了水流,才导致洞里水汽并不浓郁, 甚至略显干燥。

  苟栀也松了口气, 还好自己泡的不是水蛇精的尸水, 不然想想就觉得可怕。

  西霜没得到她的回应, 抬手提气, 像是要把她推出这个洞, 但终究没有,抬起一半的手又转而从靴里拿出匕首,尖锐锋利的匕首只轻轻一划,就轻易划破了水蛇精泛着妖异光泽的蛇鳞。

  苟栀没有出神太久,看西霜已经动手取蛇肉了,小心翼翼地给自己换了个地方, 躲开水蛇精的眼,窝到了西霜边上蹲着。

  匕首停顿一瞬, 又继续先前的动作,只是看着似乎轻快了些许。

  “不怕有毒?”西霜随口问道。

  苟栀立刻就联想到了早些时候她对西霜的误解,自觉无理的她顿时红了脸, 声音含糊不清的。

  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  匕首顺利割下一块蛇肉, 蛇血好像凝固住了,除了红色的凝固物彰显着有血,蛇肉分离时, 一丝血液都没有流下。

  西霜慢悠悠反问,“什么?”

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,行了吧!刚刚看你鞭子好想抢你鞭子,对不起,你给我我还误解你,对不起,擅自揣测你说你不安好心,对不起!”

  苟栀自暴自弃。

  她说了这么长一串话,西霜一点反应都没给,苟栀等了又等,忍不住偷偷看她,却见她难得的,嘴边带了一抹笑。

  笑意从嘴角蔓延到眼底,虽然是在拿着匕首处理蛇肉,却叫苟栀从中看出了温柔的意味。
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