苟栀一觉睡醒已经是晚上了, 要不是林晓玉来叫她一起吃晚饭,可能她还能再睡下去。

  两天的小假期, 林晓玉拉着苟栀去了后山,乐呵呵提议吃烧烤去, 正好苟栀也觉得嘴里有些淡了, 对此也兴致勃勃, 睡意都浅了不少。

  “不过没有调料应该也不会很好吃吧?”

  林晓玉拍拍自己的胸脯, 发出瓷瓶相撞的砰砰声, “放心, 要带的我都带好了,包你满意!”

  苟栀秒懂并对她竖起大拇指,“优秀!”

  林晓玉性子活泼,嘴巴一刻不得闲,上山的路上也叽叽喳喳地拉着苟栀问个不停,时不时咯咯笑, 时常笑眯了眼,突然叹了口气。

  “唉, 我真羡慕你。”

  苟栀惊讶道:“你羡慕我?为什么?我天赋不高,又不够努力,现在都还是实力平平, 我们同辈之间, 你要是想打我,随随便便就能打死我,你羡慕我做什么?”

  即使周围没有人, 林晓玉还是压低了声音,“你觉得……严师姐怎么样啊?”

  “严听雪?你问她干什么?再说了,她和你接触的时间,比和我接触的时间多多了吧,按道理来说,你才更了解她。”苟栀不明白林晓玉怎么突然说到了严听雪。

  林晓玉抿唇,嘴角却翘的老高,面上肉眼可见地泛红,一双眼睛忽闪忽闪。

  “我就是随便问问……”

  这副少女怀春的模样惊住了苟栀,她不自觉地瞪大眼睛,“你该不会?”

  “严师姐长得那么好看,又是宗主的女儿,有人喜欢她,也是理所当然的吧!”

  见她猜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