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主要当事人的西霜已经在现场了, 就在刘起不远处,此时正一脸不悦的应当是西霜的师父二长老, 她对面面红耳赤的不用猜就知道是刘起的师父。

  刘起的师父名号真水真人,地位虽不如二长老高, 但他此刻自觉占理, 对着二长老怒目而视, 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模样。

  宗主就坐在上面, 看着底下的众人, 面上没有什么表情, 倒像是不偏不倚的样子,这似乎给了刘起一个信号,一个他可以尽情诉苦要求严惩的信号。

  苟栀只是一个被唤来作证的人,可站着回答问题。

  真水真人见她到场,收了些许面红耳赤的模样,对着苟栀, 用较为和善的语气问道:“你就是苟栀吧,没事, 你只要说出昨日的情景就可以了。”

  西霜似乎对苟栀的回答没有一丝兴趣,垂眸站在原地,磊落大方, 叫二长老心里也有底多了。

  宗主颔首示意她可以说了。

  苟栀组织了一下语言。

  “昨日里, 西霜给了我一个灵台果,刘起见到也想要,样子很凶, 我当时害怕极了,想着,给他就给他了,但后来西霜又拿出一个,他可能觉得那个更好,就去拿西霜的了。”

  刘起气得眼睛都红了。

  “你胡说,是你们两个串通的,是西霜故意拿灵池果诱骗我,想毁了我!”

  真水真人也适时“提醒”道:“小姑娘,在宗主面前,你还是应该说实话的,欺瞒宗主可是犯了宗规,要逐出宗门的,你可要想好了再说。”

  他这么说,二长老可就不乐意了。

  “你当时又不在场,怎么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