严听雪是肯定不能回答她了, 她吼完又缩了回去,捂着耳朵, 一声不吭。

  宗主恐怕是气得不行,只是他多年的行事习惯立刻让他冷静了下来, 看了眼还在一边的苟栀。

  苟栀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惊中, 但也大概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, 她从桌子底下爬了出去, 绕过宗主要走, 而后又像是想起什么, 把怀里的灵台果掏出来递给宗主。

  “我……我想,也许这个会有用。”

  宗主静默了片刻,接过苟栀手里的灵台果,摆摆手让她离开。

  苟栀出去后却没有走远,坐在屋前的台阶上,心乱如麻。

  【苟栀:严听雪为什么说自己叫季柳啊, 两个世界都有柳柳,该不会是同一个人?】

  【系统:巧合吧, 她不是叫严听雪吗?可能是被你影响了。】

  苟栀缓缓打出一个?

  【苟栀:求你说谎打个草稿吧,我怎么影响本地土著?算了,我要看小说具体情节, 所有和严听雪有关的。】

  【系统:没有没有, 只有一条梗概,还是围绕种.马男主的。上个世界那个是你新手世界的福利,这个世界没了, 你自己探索吧。】

  垃圾系统,毁我青春!

  不过和系统的对话也算是略微打散了苟栀心里的惊讶,总归她还有机会问清楚的。

  闲着也是闲着,苟栀让系统具象化一个棋盘,一人一统下五子棋一直下到了晚上,宗主才疲惫地从屋里出来,一出来就见苟栀还坐在外面,托腮看星星。

  听到开门的声音,苟栀扭头见到宗主出门,迅速起身,一副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