严听雪怎么肯乖乖听话呢,宗主早些年早就警告过她不许对宗门内的人出手,她还不是我行我素,整个人秉持的态度就是“我错了,我下次还敢”。

  所以苟栀以为严听雪大概会偷偷跑出来找她去浪,没曾想人家还真的一直在修炼。

  苟栀窝了几天,没等到严听雪的传唤,反而等来了一张新课表。

  内门弟子也是有课的,一切按照重点高中的课程安排来。

  一大早,苟栀就被刚认识的隔壁妹子从床上拖了起来,懵逼地看着那妹子把衣架上的衣服给她扔到床上,还给她打了盆水,拧了帕子,甩在迷迷糊糊的苟栀脸上。

  水是冷的,苟栀打了个激灵,乱成一团的脑子才总算清醒过来。

  但她还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叫起来。

  “做什么?”苟栀问。

  林晓玉惊讶了,“做什么你不知道吗?你看看这都什么时辰了,你再不走,早课就要迟到了,到时候你被罚抄口诀我可不帮你。”

  苟栀这才想起来前一天收到的课程表,脸一垮,“我太难了!”

  好不容易熬过了万恶的高中,谁知道来了修真.世界还要再经历一次!

  虽然抱怨,苟栀身体还是很诚实地爬了起来,把衣服套上,随便抹了把脸,就跟着林晓玉往学院里跑。

  连笔墨都是林晓玉给她准备的。

  口诀其实是用来帮助身体记住灵力运转的方法顺序的,到后期身体记住了,就可以完全脱离口诀施术了,也有人天赋高,背了一次口诀,身体就仿佛已经运转过数次了似的,能够瞬发施术。

  “听说今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