严听雪早就在等苟栀回来听她的回复了。

  她被宗主勒令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好好反省,在升小阶前不许出门,当然,宗主也给她备了不少药物,帮助她升阶,她要做的就是吃下药,然后在床上运转小周天,直到药性被完全吸收。

  闭关修炼的时间不算短,所以严听雪打算等苟栀回来后,听到她的回复再闭关。

  料那女人也不敢不吃送去的药,何况那药又不是什么毒.药,就算最后那女人死了,她也只要说自己是不知道其中的门道而已,至于苟栀会不会被迁怒,她也顾不着了。

  既然是她的手下,为她卖命,那是再应该不过了,或者如果苟栀完成得合她心意,那她替她求求情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所以那女人死定了。

  可谁让她管不好自己的眼睛呢?她想。

  她想了许多,却唯独没想到苟栀刚进院子,就是一声响亮又凄苦的呼唤。

  “主子!主子啊!”

  门随之被破开,苟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冲进来,坐在地上,宛如泼妇骂街。

  “主子您要替我做主啊!”

  严听雪差点跳起来,躲开苟栀的“咸鱼手”,“做什么,好好说话!”

  “我命苦啊主子!”苟栀从怀里掏出手帕,用力擤了一下鼻涕,期间用力过猛还咳了几声。

  “说话啊,怎么了?那女的不愿意吃?”严听雪猜测道。

  苟栀嫌恶地把有鼻涕的手帕扔到一边,摇摇头,“那倒不是,西霜见识了主子的厉害,听话得不得了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呢!”

  “那是怎么了?”严听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