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霜只是个外门弟子,品阶不高,天赋也不佳,所以她分到的屋子很小,还是个双人间,逼仄的空间里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气息,尤其另一张床上还放了杂物,一丝生活的气息也无。

  屋子的窗户背光,又临近傍晚,日头已下了一半,屋子里已然提前进入了黑夜,昏昏暗暗的光线中,一个默无声息的人躺在那里,若不是胸口还有起伏,苟栀几乎要以为那是一个死人。

  浓重的血腥味在鼻尖萦绕,苟栀不适地拿手在鼻子前挥了几次,但最终发现这是徒劳。

  西霜的伤口没有经过处理,扭扭曲曲地瘫在那里,连给她接好的人都没有,她的室友因为她得罪了严听雪,生怕会牵连到自己,在严听雪被送回来的时候,就收拾了东西搬去了好友处。

  苟栀走近了,才发现伤口略浅的地方因为时间久了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痂,勉强算是止住了血,但伤口比较深的地方还是不断渗出血来,湿润又粘腻的液体从西霜的腿上穿过衣衫,逐渐蔓延到床铺,远远看去,西霜仿佛是躺在血泊里。

  浓重的血腥味就是从西霜身上传出来的,按这个出血量来看,再过几日,西霜就会死于失血过多。

  苟栀皱紧眉头,挑着略微干净的地方,轻扯西霜身上的衣衫,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些阻力,显然伤口已经和衣衫粘连在一起,可以想象要撕开会经历怎样的痛楚。

  西霜的瞳孔如同一个生锈的机器,卡顿着滚动,最后将目光落在苟栀身上。

  苟栀不自觉挺起腰板,清了一下嗓子,才从怀里掏出一枚丹药,对西霜说道:“算你运气好,主子心善,命我给你带了几枚丹药,算是一点补偿。你要是福气足,以后再有机会见到我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