躁动,闷热,黑暗。

  苟栀只觉得浑身都是说不出的闷热,直觉告诉她怎么才能解了这困境,所以她就顺着这直觉去做了。

  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
  苟栀抱着被子坐在乱糟糟的床上,精致的眉眼里满是生无可恋,衬得她跟一个没有感情的抱被机器一般,一道从窗帘缝里漏过来的光落在她面无表情的脸上,再毫不留情地照在另一个纤细的腰肢上,显然,这个腰肢不是她的。

  【系统,我的任务是啥来着。】显然,这并不是一个疑问句。

  经过一阵仿佛死机的卡带声,一个机械的声音凭空出现在她脑海里。

  【您好,狗腿子系统为您服务!狗腿子系统是于公元2333年由晋江自有天意研究院精心打造,专为……】

  【任务。】苟栀无情打断。

  【是的,您每次穿越的任务都只有两个,1,做一个年度最佳优秀狗腿子,2,誓死保卫女配的清白!】

  【清白呢。】

  漫长的寂静后,系统才终于以一种稍显飘忽的机械声道:【您穿越的任务只有两个,1,做一个年度最佳优秀狗腿子,2,誓死保卫女配的清白,不让垃圾女主玷.污女配!】

  我信你个鬼!

  谁能想到她苟栀被喊了二十年的狗子还不算,最后被一个垃圾系统以“你叫苟栀那你一定很会当狗腿子吧”的奇葩理由拉来做“年度最佳狗腿子”,做好了才能回家。好在狗腿子的三要义,嚣张,不要脸,仗势欺人,苟栀觉得自己都能融会贯通并手到擒来,唯一一个要操心的就是保卫清白,结果这所谓的清白,她一来就没了,还是她自己弄没的!<-->>
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