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眠认真地看向顾深。

  顾深和他们四个人都能看出相像的地方, 外表整体和他大哥更像,有一股很能唬人的沉稳气质,但性格和大哥完全不一样。

  都说老小孩, 他真的有点小孩般的倔强和傲娇。

  连殷漠殊都说不清他是一个什么人, 所以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,他到底在做什么,怎么知道殷漠殊27岁就死了?

  难道他也觉醒了,也知道原著?

  那这世界不成了一个筛子?

  顾锦眠试探性地问:“你听谁说的啊, 这可是诅咒,不能随便说。”

  顾深哼哼了两声:“我没随便说, 反正你就是不能跟他结婚, 你想结婚两年就做寡……呸!”

  顾锦眠:“……”

  别以为他没听出来,刚才是要说寡妇。

  “你不说清楚我才不相信。”顾锦眠也耍赖, “我看你就是不想让我跟他结婚,故意瞎编的。”

  说完, 顾锦眠就要走。

  顾深猛地一下抱住他,“乖乖, 你不要跟他结婚好不好,爸爸求你了。”

  顾锦眠:“……”

  这怎么跟他那个喝醉酒的老爹一样。

  顾锦眠有点心软,但还是硬着心肠拉开他的手, “你不说清楚, 我不会就因一句莫须有的话不跟他结婚的。”

  顾锦眠没敢看他的脸, 直接走向殷漠殊。

  他在心里想, 对不起了便宜爸爸,在让你生气和殷漠殊担心之间,他要选殷漠殊。

  顾锦眠下车被顾深拽到花园里,殷漠殊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