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冲喜小娘子

作  者:瞬息

动  作:加入书架, 直达底部

最后更新:2021-07-23 07:38:13

最新章节:59、惊宴

因着父兄的前程性命都被拿捏在镇东将军手里,苏令德被迫代替将军之女嫁去了涠洲王府冲喜。

家人忧心忡忡,乡人义愤填膺,而应天城里有头有脸的贵人们都笑话她。

想不到曾经天资卓绝、圣眷颇浓的涠洲王,最后就娶了个小地方来的冲喜小娘子,啧啧。

苏令德自己倒想得开,人生嘛,总是有路可以走的。

哪怕她的夫君缠绵病榻,口口声声说着自己不想活。可她看得出,病色之下其实俊秀至极的眼睛里,是有光的。

那就更不怕了呀!

风急雨骤,涠洲王再一次病危的夜里,苏令德握着他的手:“再多喝半碗药吧,等你好了,我带你出去看花。支叶城花谷里的野花,向着太阳开,特别好看!”

连太医都放弃了的人,居然重新挣扎着熬过了那一关。

醒来之后他问的头一句话:“那花有你好看吗?”

眼眶红红的苏令德笃定地道:“比我好看,我不骗你,你快点好起来。”

后来,当涠洲王掌权柄时,终于到了支叶城的花谷,果然见到一大片向阳而生,灿如云霞的野花。

“你看,是不是特别好看,我没骗你吧!”她的笑语活泼一如少女时。

某人却认真地摇了摇头:“骗了。谁说比你更好看?”

【强推基友的文《摄政王外室重生了》by 乌龙雪 - 追妻火葬场伪兄妹】

【2021-06-04】
——
预收《皇后是朕小青梅》

楚正则七岁登临帝位,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最怕的太后逼着去接他最讨厌的薛丞相的嫡幼孙女薛玉润入宫。

从此,薛玉润嗜肉——楚正则与她共餐的食案上绝无荤腥。楚正则怕狗——薛玉润养了七条天天人五人六。更不用说薛丞相逼他背一人高的书,他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,但在太后怀里被叫着心肝儿的还是薛玉润。
毫不意外,薛玉润是他打小势不两立的“冤家”。

再一次被气得睡不着觉的楚正则,正在心中腹诽。一旁的罪魁祸首薛玉润却美梦正香,手一拉,脚一踢——熟练地把被子都卷到自己身下压着,一脚把皇帝踢下了龙床。

楚正则从地上爬起来,咬牙切齿地把被子拉出来,轻轻给她盖好,然后才钻回被窝。
熟睡的小皇后无知无觉地往他怀里蹭,亲昵地抱着他。
气愤的小皇帝给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顺带拢了拢被子——
明天必定找她算账!

*

都城闺秀打小就知道两件事:
其一,权倾朝野的薛丞相家不着调的小孙女是板上钉钉的皇后。
其二,帝后关系糟糕,皇帝最常挂在嘴边的话是“朕明日必与你算账!”

然而,从总角等到豆蔻,眼瞅着都儿孙满堂了,这“明天”怎么还不来?
还是说——虚置后空,独宠一人,就是所谓的“算账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