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诺亚在线咨询联系我们
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这个贫困县被冰雪改变 如今闻名亚洲房价涨了三倍

作者:诺亚娱乐时间:2018-01-13 19:40浏览:
(原标题:崇礼:风口上的滑雪产业)

时至今日,即便对滑雪毫无兴趣的人,也不会不知道“崇礼”的名字。

当2015年7月31日,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上,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·巴赫举起“Beijing 2022”的标牌,崇礼,这个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的山区县城在一夜之间得以与首都比肩。

从1996年第一个雪场建立,到如今拥有7家建成营业的雪场、300余家酒店宾馆,每年至少接待上百万人次的滑雪者,20年间,崇礼完成了从贫困县到“冰雪小镇”的进化。这背后,是中国的滑雪运动,从竞技体育到精英运动、再慢慢走向大众的转变,也代表了中国滑雪产业整体的起步过程。

被冰雪改变的贫困县?

20年前,崇礼人对“滑雪”毫无概念,但现在,每见到外地来客,他们说的第一句话都是:“来滑雪的吗?”

崇礼与滑雪的渊源始于1996年。当时,为了在民间推广滑雪运动,1949年后中国第一位全国滑雪冠军、时任国家体委滑雪处处长单兆鉴,开始在北京周边寻找一处适合大众滑雪的场地,崇礼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地形条件引起了他的注意:位于内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,境内有众多坡度适中的山脉;在区域小气候的影响下,这里冬季降雪早、雪量大,平均气温零下12℃,存雪期超过150天。要建滑雪场,崇礼的先天条件与东北还有一定差距,但在华北地区已称得上是一个神奇的存在。更重要的是,崇礼距北京240多公里,单程交通,只需几小时车程。

经过多次考察,单兆鉴和投资人郭敬在崇礼建起了第一家滑雪场:塞北滑雪场。雪场是在喜鹊梁北侧开辟出的一条山道,雪不够的地方,就以5毛钱一袋的价格请农民背雪上山,填平后用铁锹拍实,生生靠人工铺出了一条300米的雪道——这就是崇礼滑雪场的开端。

以今天的标准看,塞北滑雪场的设施十分简陋,也没有缆车,从雪道上滑下来后,只能靠一辆吉普车运上山。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人们的热情。他们中的许多人后来都成了国内最早一批滑雪发烧友。

尽管一些历史学家认为,新疆阿勒泰可能是人类滑雪运动的起源地,但中国显然不是一个拥有滑雪文化的国度。1949年后,滑雪一直以竞技体育的形式存在。国内为数不多的几家滑雪场都在东北,但也主要作为国家滑雪队的训练基地。直到1996年,哈尔滨承办了第三届亚洲冬季运动会,中国第一个商业滑雪场亚布力风车山庄才建成,开启了中国大众滑雪的大门。

但那时,绝大多数民众对“滑雪运动”的认识仅止步于“概念”:一方面是雪资源的限制,另一方面是消费能力的门槛。1999年后,随着人工造雪技术的普及,越来越多的雪场出现在东北以外天然雪不足的地方,也是在这个时期,北京在短短两年内先后建成了6家雪场。作为全国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,北京代替东北,逐渐成为中国最大的滑雪消费市场。

崇礼也迎来了机遇。2003年,滑雪发烧友、好利来集团创始人罗力在崇礼投资建成了万龙滑雪场。这是中国第一家全开放式雪场,雪道长、落差大,人工造雪质量好,很快就吸引了北京的众多滑雪发烧友,随后,长城岭、多乐美地、云顶等多家大型雪场陆续建成,崇礼逐渐成为华北地区滑雪一族的聚集地。

廖竞生就是从万龙走出来的发烧友之一。他曾是北京一家地产公司的副总,2008年接触滑雪后,成了万龙的常客:“北京的滑雪场和崇礼这边比起来,就是小土坡。根本不是一个级别。”

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崇礼还是贫困县的样子——廖竞生记得,直到2010年前后,县城里还是破破烂烂的土坯房,路上到处是泥,“满大街跑着大黑猪”。当时,全县只有一家很小的政府招待所,每逢雪季,房间供不应求,大家白天滑完雪,晚上只能挤在农民家的大炕上,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。

变化开始于2013年。这年11月,北京宣布与张家口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。

2014年,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将河北送上了发展的快车道,在张家口市大力发展旅游产业政策的推动下,崇礼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。

2015年,冬奥申办成功后的首个雪季,崇礼累计接待了205万游客,人均消费额700元,直接收入超过14亿元。

2016年1月,张家口市部分行政区划调整获国务院批复,崇礼县升级成为崇礼区。2017年3月,河北省第一批特色小镇创建类和培育类名单正式公布,崇礼区“冰雪文化小镇”赫然在列。截至2017年7月,共有35个旅游景区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正在进行,总投资额高达883.61亿元。

电话:13899999999
联系人:李主管
Q Q:88888888
邮箱:admin@zzxyj.com
地址:中国XX省XX市XX路XX号